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性感  黄蓉  保姆

高H玩弄花蒂尿出来 21禁止观看强奷

  车子开到警局的时候,我和周静跟着两位警官进了一间办公室,做完笔录,我被押到了拘留室。

    虽然这件事情错在周作风,但他已经被我打的有点不太清醒了。我需要等着对方出来调停这件事情。不然的话,半个月的拘留是跑不了了,严重的话,还可能构成犯罪。

    我的心里有些焦躁。

    进拘留室的时候,周静也想跟着进去陪我,被其中一位警官拦了下来。

    你回去吧,等到当事人出院以后,如果没什么大碍,你再来接人。警官对周静说。

    周静的眼神有些红肿,哀求了警官几句。不过,在他们的劝解之下,周静还是回去了。

    我看着周静离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闹心的不能自己。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的心十分的疲倦,很快我就睡着了。

    ……

    嘿,于子洋,醒醒。

    迷迷糊糊,我听到有个声音叫我,揉揉自己有些蓬松的眼睛。

    你跟我出来一下吧。你的事情有进展了。新换班的警官可能也听说我的事情了,说话语气还算随和。

    在他的带领下,我再次来到昨天录口供的办公室,这时候,周作风的身影已经在那里了。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的十分时髦的女郎,上身穿着一身紧身的牛仔衣,下面穿着一件贴身的牛仔裤,把她的屁股兜的很紧。旁边,周静也在那里坐着, 

    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去观察这些,只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周静一眼。凌晨四五点的时候,那位警官已经让她回去了,没想到她现在还在这。

    不过,我随即也释然了。可能是她回去睡了一觉,又来了吧。毕竟,刚才跟换班的警官过来的时候,我也看了外面的天色,现在应该已经是下午了,距离我殴打周作风也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

    周作风坐在座位上,头上缠着纱布。见我出来,他那原本还平静的脸色变得十分扭曲,看向我的一只眼睛都冒着火焰,而他另外一只眼睛则被纱布包着。

    我还没有走过来,周作风哗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想要朝着我扑过来。

    我左手微微的握紧,在心中想,如果这时候他不开眼的过来,我一定要再狂扁他一顿。

    不过,这个周作风也算识趣,在有警官在场的情况下,他虽然愤怒,不过并没有动手。

    这让我在心中多多少少感到有些遗憾,多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白白的错过了。

    警官示意我坐下,开始调停我们的事情。

    于子洋,这次虽然是周作风的不对。但是你也打了他了,他因此还住院了。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个事情,就到此了结,你不追究他的责任,他以后也不找你的麻烦。你要是同意,就在这份口供上签个字。警官说话的同时,拿着一份打印好的口供放在我们面前。

    我心中不满,正准备说话,周作风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十分生气的说道,王警官,这么说,我这一顿打就白挨了!

    你闭嘴!那被叫做王警官青年啪的一巴掌就拍在办公桌上,看向周作风的眼神之中十分厌恶。

    周作风,你扰乱别人的家庭,现在还想反咬一口。我这是帮你,你小子不要不识好歹。王警官的话说的十分的重,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我算是反映过来了。这位王警官应该没少和周作风打交道。

    昨天在酒吧的时候,我就好像听到酒吧老板喊这小子周公子。只不过那时心中被愤怒充斥,顾不上这些。

    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有些印象了。不过,看现在这个形势,周作风的家里在这梵城也不算是太有钱,不然的话,这位王警官也不敢这样对他说话。

    我脑子快速转动,将利害在心中过了一边,冷眼看着这几人。看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同时,也在考虑怎么把眼前的难关应付过去。

    这个周作风,我是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只是眼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明的不行,那就只有来暗的了。等我出去,调查好他的底细,肯定还要找他的麻烦。

    对于这位王警官,周作风显然并不害怕。在他发火的时候,周作风有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解决了。

    果然,在王警官说完之后,周作风脸一黑,便站了起来。

    王警官,不要说我没给你面子。只是今天这个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我的打不能白挨。否则,以后都以为我好欺负,我还怎么混。周作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周叔,我周作风啊,在你们所里遇到了一点小事。现在王涛警官正在处理。不过他好像对我有点偏见。周作风的语气变得十分快,话语听起来也十分的乖巧。

    我的心中一惊,怪不得这周作风敢这么的放肆,原来是有后台。

    警官王涛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已经清楚了周作风在给谁打电话了。

    你居然给周所长打了电话。王涛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周作风则是完全不在乎王涛的反映,翘起二郎腿,坐在办公桌前的桌椅上,眼神看起来桀骜不驯。

    王警官,你刚调来这个辖区没有多久,咱俩也打过几次交道。但是很抱歉,忘了告诉你。周所长是我的二叔,不好意思啊。周作风的眼中带着一丝戏谑,看向王涛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傻子。 

    王涛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眼中精光四射,正准备发怒。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中年胖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