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学校男生下课把我做了作文

我看到她委屈的表情,心软下来,“这样吧,再给我用嘴做一次。做完,我就删!怎么样?”

李菲儿犹豫了几分钟,点点头,抽~出几张抽纸,“OK!那就做吧!”

我没想到她居然就真的同意了,真的是太意外了。能让李菲儿帮我用嘴做一次,被林豹揍一顿就揍一顿吧。

我心里大喜,可是身体实在吃不消。我打着哈欠,“算了,今天我也累了,再找个时间,我们再约!”

“就你麻烦!”李菲儿白了我一眼,“好,下周一,放学你过来找我!”

说完,她拎起脏衣篮,直接去帮我洗裤子。

我看着她的背影,靠在她的床~上,她枕头上的香味直冲我鼻子,让我根本没办法睡着。

谁能想到哥们还能有今天?不但跟美女老师有了肌肤之亲,而且还让她帮我洗裤子?洗裤子啊?听起来都能引起一串遐想。

等了一个多小时,李菲儿拿着我的牛仔裤回来了。

“穿好了,就赶紧走吧,我特意去找了个烘干机,帮你烘干了。”

我脱下睡裤,穿上裤子,热热的让我特别舒服。走过去摸一把她巴掌小~脸,“谢啦!别忘了下周一晚上!”

李菲儿嗯了一声,脸红着拉开门。

这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看到我们走出来,他一愣,马上冲李菲儿一笑,“菲儿?这谁啊?”

这男人真他~妈~的猥琐,听墙角被抓个正着,还有脸问别人问题。

李菲儿像是被人撞破她的秘密似的,低下头,“我他们班主任,他刚过来找我有点事。”

“哦!你可真是个好老师!”虽然男人一直傻笑着,但我注意到他眼睛都没离开过李菲儿的胸。

“老师,我刚来的时候没记住怎么走出去,你能不能送我一下?”我马上假装成一个乖学生。

妈的,要装,我也不差,我也是影帝级人物。

李菲儿瞪了一眼我,还是送我出了门。

“那二货男人是谁?”刚一出门,我就问。

“邻居。”

“那男的有问题,你小心点,别被他占了便宜。”

李菲儿翻了一下白眼白“占我便宜最多的那是你吧!”

好像是哦!我呵呵讪笑了两声,“那我走了,周一我再过来!”

“赶紧滚吧!”李菲儿轻推我离开。

我突然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像是在打情骂俏,我不生气,反而有点期待周一早点到来。

周一一大早,我打算去找峰哥聊聊,看看能不能帮我收拾了林豹这个混蛋,但是上次峰哥帮我是因为王可儿,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李菲儿,听说去别的学校做什么教学交流了。

我打听到峰哥大多数下课时都会去二楼的厕所里抽烟。第一节课刚一打下课铃,我就往二楼厕所跑。

等我刚一拐进厕所,一股屎味混合着浓厚的烟味扑面而来,我深吸一口气,循着烟雾,在厕所最里面,找到了峰哥。

峰哥正蹲在厕所,使劲排着大号。看我进来,眼都懒得抬,继续跟屎战斗。

我陪着笑,不顾屎臭,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递给峰哥。

峰哥接过香烟,在鼻子下闻了闻,直接扔在地上。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时候,峰哥拉完屎,站起身,擦了屁~股,提起裤子就走。一个小混混赶紧跑近峰哥的坑位里,帮峰哥冲了水。

我连忙跟上峰哥,又向他递了支烟,“峰哥!”

峰哥回过头,伸了个懒腰,并不接我的烟,“是你小子啊!什么事?”

“峰哥,上周五,我拿砖头砸了林豹的脑袋。”

“那又怎么样?”峰哥手下一个混混递给他一支烟,并且帮他点上。

“林豹今天肯定不会放过我,您可不可以派几个人帮我一下?”

“凭什么帮你?”

不自量力

我被问的哑口无言,是啊,上次峰哥帮我还是看在王可儿的面子上,今天凭什么叫人家帮我?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那根烟,看着峰哥吞云吐雾。

这时,旁边的一个高高壮壮的混混直接上前,把我推向墙角,“就是你二货捅了林豹吧?还满学校放话,你是峰哥罩着的,你这么说,经过峰哥同意了吗?”

脸被按在墙上,我一边挣扎一边喊叫,“峰哥,我真的是诚心实意找你来帮忙的!”

小混混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就你?你的诚心诚意值几个钱?”

说完,周围的八九个人全都大笑起来。

峰哥一抬手,“好了!”

峰哥一发话,混混放开我,一群人也不再嘲笑我。

峰哥走近我身边,“你跟林豹的恩怨我懒得管,上次帮你,完全是冲着王可儿,而且我替你出头,我们事先也有约定的。”

“王可儿能给您什么,我也可以办到,只要您帮我这一次。”我着急上前一步拉住峰哥的衣袖。

峰哥摇摇头,“你,不行。这事你得去问王可儿,只有让她来,我就帮你。”说完,峰哥还猥琐的笑了笑。

王可儿也不知道答应这家伙什么了,我怎么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唉!我真是个废物。

“浑蛋!”

等我刚骂完,峰哥一个手下一脚踹在我的腰上,“你以为你是谁?是你那二货脸,还是你那两块钱一包的烟?就你那样,说你是一坨屎都是侮辱屎。”

我握紧拳头,低着头,挤出厕所。

原来,我以为我捅了林豹肯定一战成名,很多混混至少能给我点面子,没想到我在这群混混眼里,我还是一坨屎。

我心情郁闷的来到学校操场,操场上有两队学生正在进行篮球比赛,好些个学生站在旁边加油。

我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没一个学生愿意搭理我一下。

呵呵呵,看看,现在连这群体育生都懒得理我。

“郑吉,你就是个二货!”我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

“哥们,有烟吗?”一个男声从身后传过来,我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站在我身后,他的夹克敞开来,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衣,下~身黑色长裤,干净笔直。他身材修长,碎发散在额头上,明眸皓齿,一脸严肃。

我一看这个男人就不简单,也不知道他是谁的人。

“你是峰哥的人还是林豹的人?”

“我为什么是他们的人?我就是我!”

虽然只有简单的几句话,我都要为他点赞。

“问你呢?有烟吗?”

我赶紧掏出我两块钱一包的香烟,递上去,他接过烟,我帮他点上。

“烟有点孬,别嫌弃!”

他深吸了一口烟,冲着空中吐了几个烟圈,一脸满足,“靠!这烟真他~妈~的暴!不过我喜欢!”

“没想到哥哥你也喜欢这个味,刚才我给峰哥递烟,人家连正眼都没瞧一眼。”

“他那是穷人多作怪,他懂个屁,只要超过十块的烟,他都会觉得是中华。”

我点点头,随口就骂,“峰哥就是个二货!”

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也许是峰哥手下,我怯懦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会把我骂峰哥的话告诉他吧?”

“告诉他干什么?他就是一个穷的只会发~浪的二货!哈哈哈!”

他说完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

抽完一根烟,我又递给他一根,他接过烟,点上,“哥们,反正也没事,要不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得罪林豹跟峰哥的?”

我吐了一个烟圈,就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个大概,当然,李菲儿和林豹那点事,我还是没敢再告诉第二个人。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林豹跟峰哥都不是善茬。”

我抽完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去他们的,他们不好惹,我也不是孬种,他们敢来找不痛快,大不了我就跟他们拼了!”

他笑笑,摇了摇手上的烟头,“哥们,谢谢你的烟,如果有缘,我会还你。”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上课铃声响起,我快步冲进教室。

下了课,王可儿凑过来问我,“听说你去找峰哥了?”

“嗯!”我点点头,接着问她,“上次你让峰哥出手帮我,到底答应他什么了?”

王可儿呆了几秒,赶紧摆了摆手,“什么什么的?姐在学校至少也是有面儿的,让峰哥出手帮个忙这点面子他我还是有的?”

我紧紧盯着王可儿看,她在躲闪我的目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