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小雪    性感  乱伦  曹莹  黄蓉  保姆

72式真人做爰视频 扇贝插香肠

“苏老师,你别多心,按摩现在没用,为今之计,必须要吸出来才行!”

看苏婉儿愣在那儿,我赶忙解释起来。

眼看到嘴的鸭子,可千万不能让她给飞走了。

 

“小伟子,我知道你没那想法,可……可是……”

苏婉儿说着说着,整张脸已经从里红到外,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要不我还是帮你叫救护车吧,不过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一个小时,时间长了恐怕……”

我话只说了一半,然后便起身,装作要出去打电话。

“算了小伟子,还是你帮我一下吧...”

我刚走到门口,苏婉儿却下定了决心。

她的脸因为痛苦惨白如纸,可说完这句话,两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

说完,苏婉儿十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任我予取予求。

我走回床边,心里也大感意外,原本以为要大费周章,没想到那么轻易便让她就范了。

两眼死死地盯住她,我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苏老师,情况紧急,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治好的!”

我义正言辞地说着,可心底却早已按捺不住。

见她不说话,我直接趴在床头,对准角度后,便低下了头......

“嗯……”

我刚一碰到,她全身上下便过电般的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我并没有急着开始,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我学了十年中医按摩,这种情况其实随便按两下就能解决,可是我刚才故意没有帮她疏通,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

“还……还没有出来吗?”

“苏老师,你别着急,马上就好了。”

见时候差不多了,我慢慢将手伸上去,在她的关键穴位上按了几下。

“嗯……”

伴随着一阵低吟,苏婉儿的肿胀很快消了下去,她的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

此时此刻,我突然涌现出一种成就感。

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这种小问题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若不是为了享受一会,我才懒得这么麻烦。

下一刻,苏婉儿竟然伸出白藕般的双臂,一把抱住我的头。

与此同时,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竟然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