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性感  黄蓉  保姆

我就蹭蹭就蹭不进去 椅子下面舌头伺候女王

顿时,我疼的猛地一翻白眼,还好忍住了没喊出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直被这么压着,我还没法挪地方,只能朝着胖子说道:“你啥时候走啊,我想睡觉了,你在这打游戏我没法休息。”

好说歹说一顿劝,胖子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我注意休息,当然了,我的游戏机也给他拿去了。

终于等到胖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掀开被子,周彤在里面早就闷得面色通红,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趴在床边,把那些东西全部呸了出来。

甚至,她还夸张的不住干呕着,狼狈极了。

我有些不悦,但还是靠过去,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至于么,这东西又不脏。”

周彤浑身一怔,猛地推开我,泪眼汪汪道:“别碰我,你这个畜生,张伟,你不是人!”

我无奈的摆摆手,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要在我面前装清高,再说了,又不是没给别人这样弄过,典型的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不过,看着周彤趴在床边,单薄的衣服垂下,露出胸间一片白花花的沟壑时,我瞬间口干舌燥了起来,下面也焕发着生机。

我从后面搂着周彤的娇躯,两只手直接盖在两边的饱满上,我迷恋道:“老师,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我不是都给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便连连摇头,打断道:“刚才只是我帮你解围,你给我的报酬而已,咱们之间的承诺,你还没有兑现。”

说完,周彤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擦了擦嘴角后,她又问我:“是不是只要和你做一次,你以后就不会再威胁我了?”

我点点头:“当然。”

“那行,你这么想要,我给你就是了。”说着,周彤便开始自顾自的解开了衣领上的两颗纽扣。

当即,那两团饱满的雪白让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浑身都开始燥热着,真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很快,周彤就把衣扣全部解开了,露出了里面魅黑色的花边文胸,她上半身那性感的曲线在我眼前一展无遗,风情之中不失妩媚,妩媚之中透着诱惑!

就在我才靠进她的身边,嗅着她身上散发的芬芳之际,周彤的手机忽然响了!

周彤愣了愣,连忙从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傻眼了。

“别说话,是我老公!”

周彤坐在一边,抚了抚自己高耸的胸口,尽量让自己平复心情后接通了电话。

即便隔着几米的距离,我还是听着电话那头声音挺大的,好像是张老师在喊什么,反观周彤说话声音细腻轻声着,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训斥一样。

一时间我便来了兴趣,悄悄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搂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纤腰,另外一只手,隔着文胸在外面抚摸着她那饱满的雪白。

“哼……”


 

“你爸妈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几眼后问。

“嗯。”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啊,吃了药没,明天能不能好,咱们出去开黑啊?”

“应该能吧。”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问了我一大堆废话后,竟然还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来。

“……”

我心里那叫一个无语啊,看样子这死胖子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走了,周彤就这么压着我,时间一长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开了那么一点,周彤这时也在里面抬起了头,可怜巴拉的看着我。

看得出来,她也很煎熬。可我也没有办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