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调教白领性奴穿绳裤裙子上班 把你c得合不拢腿

唱了很久,我们也喝了很多酒,玩的很开心虽然男生们总是找机会动手动脚,而且张键有一次还借口站起来拿酒把他涨得难受的阴茎顶在我脸上几秒锺,不过因为出来玩嘛,没有很过分,我们两个也就没说什麽。

只是当张键顶在我脸上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性臭味,我知道那是男生兴奋时蘑菇头分泌出的粘粘的液体的味道,以前老公在身边的时候他最喜欢抹在我鼻子上让我闻了。

而且我看到他裤裆的地方有湿湿的痕迹,“难道他没穿内裤”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大家都唱累了,就喝酒聊天,小屋子里的酒米青味道越来越浓,而且那种液体的味道也越来越浓,我才发现每个男生的裤裆都大大的撑起啦一块。

虽然他们的眼神一直都是色咪咪的盯着我和香蕉,并且不断轮换着挨着我和香蕉坐。

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与刚开始比他们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欲望。

他们的动作也从刚开始“不小心”碰碰腿,碰碰手,变成了紧紧靠在我们身上蹭我门的身体,甚至乳房。

我正在担心不要发生什麽,突然感到下身一凉,原来张键已经从身后把手伸进我的裙子偷偷摸我的屁股了。

我想赶快让他停止,可又不想让其他男生知道,一是觉得丢脸,二是怕其他男生也像他一样不就更惨了。

就也偷偷伸出一支手去后面掐他,可他不但不怕,另一支手更是从前面伸进我裙子抚摩我的大腿。

我正在惊慌他怎麽这麽大胆,裸露的肩膀却被右边的男生搂住,左胸也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我刚要开口发作一个男生就说,“好骚啊还穿红色的内裤”他就跪在我两腿之间头埋进我裙子里,拨弄我的内裤,说完就一口帖上去隔着内裤舔弄我的花瓣两手就在我光华的大腿上游走。

我大叫你们快停,可不知道是酒米青的原因还是他们把音乐开得太大,我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突然想到香蕉,转头看她,刚刚坐在他身边的四个男生更没闲着,她的长裤已经挂在右脚踝上,上衣都不知道哪去了,左右两个男生各舔弄着她的一个乳头,头顶上一个男生在吻她的小嘴,内裤也被脱到膝盖处,一个男生正用中指摩擦她的阴核。

我看出她的身体在挣扎,可是被四个男生抓着再强的女生有什麽办法呢,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娇小的美女。

已经顾不上她了,他们四个把我拉了起来一左一右两个人抓着我的手又揉又捏又吸的照顾我的两个乳房,我的乳房很敏感,每次都被老公笑,这回虽然心理上厌恶可生理上已经感觉到舒服了,乳头开始变胀变硬…“我是被迫的,我也没办法”我给自己找着借口。

前面的男生跪在地上从下面疯狂的舔弄我的阴核,还不时将舌头插如阴道搅弄。

他们并没有脱光我的衣服只是将露肩的毛衣和性感的胸罩退到胸部以上,正当我奇怪他们爲什麽不把我像香蕉那样扒个米青光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一烫,原来是那个叫石朋亮的男生从后面掀起我的裙子把裸露的鸡吧帖在我的丰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