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强迫浣肠出门排泄调教视频 十五分钟高潮床叫视频

    韩雨辰深吸一口气,很明显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心有余悸的。

    “没想到我来到拐进教学楼小道上的时候,忽然有人从我身后,用力将我拉了过去。”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应该遇到危险,想要呼救的时候,那几个男生直接用布捂住我的嘴。”

    见他越说情绪越激动,韩雨桐索性将他搂了过去。

    本打算将他拥进自己怀里的,可一条长臂忽然从天而降,轻易将韩雨辰从他怀里拉了过去。

    韩雨桐下意识抬头看向做出这动作的秦沂南,秦沂南冲她耸了耸肩:“雨辰长大了。”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韩雨桐就知道他这话的深层意思。

    “可是,他是我弟弟。”

    韩雨桐这话,也是实话。


 

    自己的弟弟,就算年纪多大,在她心里,始终是她最疼的弟弟。

    他受了惊吓,她给他一个拥抱,不是很正常吗?

    很明显,她觉得很正常的事,秦沂南未必是这么想的。

    看着秦沂南双手落在韩雨辰双肩上,轻轻拍了拍,给了他一记属于男人之间的安慰目光。

    韩雨桐知道,自己这时候要是想从他手里将自己弟弟抢回来,可能性应该为零。

    不过,见韩雨辰因为秦沂南一记目光,情绪总算稳定下来,她也不想多说。

    “为了不让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他们直接将他给迷晕,带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

    “那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听到这,韩雨桐已经紧张得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他们家里就只有这么一个男丁,虽说妈妈平时没怎么表现出偏心。

    可麦招娣有多疼韩雨辰,韩雨桐怎么可能不清楚?

    别说妈妈疼他,从小到大,就连她都特别疼这个听话懂事的弟弟。

    每次只要看到他头上的伤,韩雨桐的心都会扯着痛。

    “后来他们用水将我弄醒,确认了我就是你弟弟之后,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

    “当时我手脚被绑着,嘴也被布塞住,根本没机会开口呼救。”

    那些人,简直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

    韩雨桐看着韩雨辰,都快要流出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