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乱岳短文 壮老翁少妇

   说着,叶青就张开了自己的手臂。

    “滚一边去!”诸葛梦直接将叶青给推开了。

    “太伤心了!”叶青捂着自己的胸口鬼哭狼嚎的喊道:“老妈,你这是典型的有了情人忘记儿啊!”

    诸葛梦瞪了一眼叶青“伤心个屁,别在这里演戏了,哼……在外面演得还不够,还想在老娘面前演?再说了,叶瑞是我的情人吗?他是我老公,好不好?”

    “呵呵!”叶青抿嘴一笑,自家老妈很难得有不护他这个小鸡的时候,不过她的心情也可以理解,毕竟叶瑞和她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了。

    说实话,要是自己的爹妈从来没有分开过,诸葛梦估计也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嗯……一定是第一时间关注他这个儿子的。

    不过玩笑归玩笑,叶青还是退到一边,笑着看自己的父母亲重逢,想必场面一定充满着爱,很温情吧?

    在万众瞩目中,不……在诸葛梦的注视下,叶瑞这个今天的男主角终于从机舱里露出了他的头。

    说实话,要不是西门雪强行将他推出来的话,他不知道还得在直升机上磨蹭到什么时候。

    不过大家倒也能理解叶瑞的心情,毕竟两人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人事变迁,谁也不知道二十年后,两人的感情还在不在,彼此间是不是变得陌生了呢?

    叶瑞畏畏缩缩的徘徊在机舱口,看着诸葛梦,嘴角动了动,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诸葛梦眉头一皱后,瞪着叶瑞,手指一勾,喝道:“下来!”

    老虎一发威,叶瑞这个堂堂的中阶大宗师却是一颤,屁颠屁颠的就从直升机上下来了。

    叶青抱着双手看着这一幕,他有些无语,自家这个老爸怎么越看越猥琐呢?

    原本一身高手本应该有的威严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见到诸葛梦犹如老鼠见到猫。

    从他身后下来的西门雪看到这一幕直接就捂着嘴笑了起来,二十多年了,她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叶瑞。

    叶瑞战战兢兢的走到了诸葛梦的面前,嘴角一动,似乎是想和诸葛梦打招呼。

    叶青不由的想到,这老妈应该扑进老爸的怀抱中了吧?


 

    然而,片刻之后,他就目瞪口呆了,因为剧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嗯……诸葛梦没有投进叶瑞的怀抱,而是猛然的挥动了拳头,如暴风骤雨般的打在叶瑞的身上,似乎只是这样揍叶瑞还解不了气,她又伸出脚来踢,一副不将叶瑞揍趴下就绝不罢休的样子。

    看叶青都有点瞠目结舌了,这老妈这么大的怨气,会不会和老爸产生矛盾,从而影响到两人的感情啊?

    说真的,这可不是叶青愿意看到的呀!

    毕竟叶家要和谐,老爸老妈的感情也是挺重要的,不然的话,将来他可就为难了。

    好在叶瑞是一名武者,诸葛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这样的击打根本就伤不着叶瑞,所以叶青也不担心,而是静静的看着自己老妈揍自己老爸。

    嗯……他想劝的,但是一时间他又不知道怎么劝自家老妈了。

    就这样拳打脚踢了十几分钟,似乎是累了,诸葛梦直接就倒在了叶瑞的怀中,紧紧的抱着叶瑞,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锤打在叶瑞的胸口,还念念有词的说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二十多年了,你怎么就不来找我呢?而我却找遍了全世界,都没找到你,为此,老娘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是以泪洗面啊!”

    气氛很压抑,但却没有人打破这样的气氛,西门雪朝叶青打了一个眼神后,叶青他们也轻声的走了。

    直到走回到叶宅后,众女才纷纷出声欢迎西门雪加入到叶家。

    虽然西门雪第一次来筑城,与叶家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大家对她并没有不熟悉的感觉,好像西门雪天生就是叶家人一样。

    当然,这也是因为杭依蓓通过阴武门查了不少关于西门雪的信息,而且姜海露上次回来的那一晚也告诉了众女很多关于西门雪的情况,所以大家才会对她如此的熟悉。

    说真的,对于她的加入,肖莹忆是相当看重的,毕竟西门雪是一个中阶武者,这对叶家相当重要,嗯……叶家可是背负着深仇的,到时候面对仇家,那也是需要很多武者的。

    更何况,西门雪还是叶瑞亲点的儿媳妇。

    肖莹忆很自然的拉着西门雪的手,一一的将叶家众女介绍给了西门雪。

    当介绍到赫连梓琳的时候,西门雪就不由的笑了起来。

    “雪儿,你笑什么?”赫连梓琳疑惑的问道,嗯……她比西门雪要稍微大一点,听到叶青叫西门雪为雪儿后,她自然而然的也就那么叫了。

    “梓琳姐,我在京都也听说了你很多的光辉事迹的喔。”西门雪笑着说道。

    “能有什么光辉的事迹?”赫连梓琳耸了耸肩后,朝叶青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无非是时不时的引诱那个混蛋而已。”

    随即,赫连梓琳拉着西门雪的手,眨着眼睛说道:“雪儿啊,以后我们姐妹得多亲近啊!”

“自家姐妹,自然要多亲近了。”西门雪应了一声后,有些不解的看着赫连梓琳,她有些不明白,都是叶家人,用得着这么说吗?

    很奇怪的。

    “别听这丫头的。”一旁的肖莹忆白了一眼赫连梓琳后,说道:“这丫头是想拉着你算计老公嘞!”

    “算计老公?”西门雪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肖莹忆说的老公是叶青,嗯……一直以来,她都是对叶青直呼其名,基本上不叫老公的,毕竟肖莹忆才是叶青真正的妻子,其她几女说白了,就是三,如果在外面叫叶青老公的话,影响挺不好的。

    事实上,她是想多了,叶青会在乎什么狗屁的影响吗?

    嗯……叶青可是那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的人。

    西门雪不明白的是赫连梓琳为什么要算计叶青。

    肖莹忆摸了摸自己那突起的肚子,笑着说道:“眼红呗!”

    “眼红?什么意思?”西门雪还是有些不太理解的问道。

    “眼红怀上了孩子,自己也想怀上一个呗!”肖莹忆瞥了一眼赫连梓琳,抿嘴一笑,说道:“这丫头又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过于单薄了,就动起了歪心思,想在我们这些姐妹中拉人来当她的盟友啊!”

    “盟友?”西门雪愣了愣,不就是怀孩子吗?

    这还能拉盟友的吗?

    难不成别人和叶青滚床单,她来怀上?

    这可能吗?

    西门雪都觉得赫连梓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

    看到西门雪反应,肖莹忆抿嘴一笑,说道:“我说的盟友就是一起陪叶青那个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