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学长错一题做一次 不要塞冰块啊

    宁欢媛挑了挑眉,“你有这么好心帮助我?”

    上官云一噎,在她的目光下,摆了摆手,“虽然我不待见你,但也没想害你。”

    宁欢媛红唇紧抿,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上官云被她看的瘆得慌,无奈道,“行吧,告诉你,我答应帮他,是因为收了他一万块钱。”

    闻言,宁欢媛心中稍稍舒了口气,似笑非笑的开口,“真的只有一万块?”

    “当、当然是……三、三万。”话说完,上官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

    宁欢媛轻“呵”一声,“确定是三万?要不,我给卓于锦打个电话问一问?”

    “你……”上官云怒指着她,愤懑道,“宁欢媛,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你竟然威胁我,你还要不要脸?”

    宁欢媛冷着脸,“你用我从卓于锦那儿获得利益时,怎么没想过要脸?”

    “我……”上官云自知理亏,没再怼她,却没好气道,“行,你厉害,我算是怕你了,四万,他就给了我四万。”

    眼瞅着宁欢媛又要说话,上官云忙道,“只要你配合我演戏,我就分给你两万,这样总行了吧。”

    宁欢媛:“……”她没想要钱啊,不过这钱不要白不要。

    “咳”宁欢媛清了清嗓子,“行吧,既然你也有了诚意,这事我就答应你了,明天我会和你配合。”

    上官云并未因为她的话而松了口气。

    她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眼不远处的祁寒,小声道,“这事,恐怕还得祁先生配合一下。”

    “嗯?”宁欢媛疑惑,“需要他做什么?”


 

    上官云起身坐到她的身边,低头靠近她的耳朵,小声将捉奸的事情说出口。

    宁欢媛嘴角狠狠一抽,心中对卓于锦的认识又提高了一个新高度。

    上官云见宁欢媛久久没说话,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从包里拿出两个大红包塞进她的手中。

    “这里是两万块钱,我们明天见。”

    话落,上官云拎着包快速的逃离现场,根本就没有给宁欢媛留住她的机会。

    宁欢媛无奈的同时,也对上官云有了新的认知——本性不坏,喜欢钱。

    祁寒拿了一杯咖啡递到她面前,“她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宁欢媛接过咖啡放在嘴边,似想到了她怀孕的事情,忙把咖啡放下。

    对上他疑惑的眼神,宁欢媛心虚,“我不是很渴,你喝吧。”

    祁寒被她呆萌的模样逗笑了,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傻欢欢,我是问你,那女人找你干什么。”

    “哦……”宁欢媛回过神松了口气,将上官云对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顺势也将需要他去捉奸的事情也提了。

    话说完,宁欢媛见他脸黑如墨,额头青筋跳动,尴尬道的继续说,“祁寒哥,你要是不愿意,我待会儿就和上官云说,这事就算了吧。”

    “不能算。”祁寒冷哼一声,“一切按计划进行,我会配合,不给他一些颜色看看,你日后的生活永远都得不到平静。”

    宁欢媛赞同的点了点头,一点儿都不担心祁寒冲动的会把卓于锦打死。

    在她的认知中,也只有在慕奕熙的眼中,人命如草芥!

    两人又逛了逛,在商场吃了顿饭,到了晚上,他们才回到家中。

    而在临睡觉前,宁欢媛又和上官云通了电话,将明天的计划商定了,才睡觉。

    翌日傍晚,宁欢媛按时来到了上官云所说的那家会所的包间。

    早已在包间的上官云,立即笑着迎了上去,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欢媛,你能来,我真的很开心。”

    宁欢媛嘴角几不可察的微微一抽,虽说是演戏,可她这是不是有点儿浮夸了?

  宁欢媛不动声色的拂开她的手,冷漠的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手放在膝盖上,“有事说事,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浪费。”

    上官云依旧嘴角含笑,坐在了离她不远的地方,提起茶壶,倒了两杯水,“欢媛师妹,你别误会,今个儿找你,我只是想和你握手言和而已。”

    在她眼神的提示下,宁欢媛成功的找到了包间内的监视器,也清楚卓于锦正在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宁欢媛眼角的余光瞥见上官云小心翼翼的往一杯水中放了粒东西,又偏移了脑袋,只当没看到。

    因为她知道,那不过是颗糖罢了。

    不是她太信任上官云,而是她太信任早就守候在隔壁包间的祁寒。

    宁欢媛一副似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你竟然想和我握手言和?你怕不是当我傻?”

    上官云淡定的将加了料的水递给她,“以前我是恨不得你消失,可现在不同了。”

    “你有了男朋友,就不会和我抢卓于锦,咱俩喝了这杯水,就算以后不能当朋友,至少也不会发展成敌人。”

    宁欢媛接过水杯,轻晃着杯中的水,挑了挑眉梢,“我若是不喝呢?”

    上官云端起另外一杯水,笑道,“我懂了,我先喝。”

    一饮而尽后,上官云对着宁欢媛抬了抬手,“你现在可以喝了吧,我真是诚心想和你好好相处的。”

    “你我本就没闹翻,何需握手言和?”宁欢媛瞥了她一眼,将水杯举到嘴边,“不过,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我今个儿给你一个面子。”

    话落,宁欢媛将水喝的一滴不剩。

    监视器屏幕前的卓于锦看清这一幕,激动的双手握紧,脸色通红,呼吸急促,恨不得大声尖叫。

    在看到上官云找借口离开包间后,卓于锦立即前往宁欢媛所在的包间。

    毕竟,他给上官云的药,女人只需喝上一口水,便会欲火焚身,更何况,宁欢媛喝了满满一杯。

    脑子里一想到宁欢媛待会儿在他身下承欢的画面,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

    走廊上,与上官云正面相遇时,若不是她挡住了卓于锦的路,只怕他早就冲进了包间。

    卓于锦不爽的皱眉,“你不去做正事,拦着我干什么?”

    上官云无语的翻了他一记白眼,“事我都办妥了,宁欢媛她绝对逃不掉,你猴急什么?我……”

    “打住。”卓于锦打断她的话,警惕的盯着她,“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你最好别得寸进尺,否则把我逼急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