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他疯狂的揉捏我的奶头 离婚那天我要了她11次自述

他能够做到无私的爱着云亦烟,希望她幸福,看到她快乐。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够坦然的面对她和霍景尧之间的恩爱缠绵。

    也不代表,他会毫无感觉。

    聂铭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男人。

    几经辗转,终于到达了老中医的家。

    一间很简陋的平矮砖房,院子里,晒满了各种草药,地上,屋顶,绳子上……随处可见不知名的中草药。

    门是敞开的,但没看见人影。

    聂铭敲了敲门,大声喊道:“有人吗?请问有人吗?”

    好一会儿,一个佝偻着后背,满头白发,连胡子都是雪白的老人家,从里面走了出来。

    “什么事啊。”老人家问,“哪里不舒服啊?”

    “请问您是应学真医生吗?”

    “对,我就是。”

    聂铭惊喜的回头:“在,他在,今天运气好。”

    应学真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把蒲扇。

    他扫了行色匆匆的三个人一眼,目光着重的落在霍景尧的身上。

    “应医生。”云亦烟十分谦卑的开口,“您好,我是慕名而来的……”

    应学真挥了挥手:“不用说这些客套的话,有什么事,哪里不舒服,直接说吧。我屋子里,还熬着中药呢。”

    见状,云亦烟迅速而简单的,把自己的来意说清楚了。

    “他?”应学真指了指霍景尧,“确诊五年了?”

    “是的。准确来说,已经快满六年了。”

    应学真起身,步伐蹒跚的走到霍景尧面前。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聂铭和云亦烟站在一旁,也不敢出声打扰,就静静的看着。

    “这病,西医才能治,中医治不了。”应学真说,“何况,还是我这么个糟老头子。”

    这句话无异于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云亦烟都傻了,愣愣的站在那里:“应医生……”

    “头疼脑热咳嗽什么的,我还能治治,这么复杂的病,哪里是我敢随便用药的哦。”应学真挥了挥手里的蒲扇,“你们走吧。”

    霍景尧抿着唇。

    虽然,他没有抱着很大的希望,但听到这番话,心里还是失望的。

    更别提……云亦烟了。

    这个时候,霍景尧都不敢去看她的表情,怕看到之后,他会更加难受。

    “应医生!”云亦烟飞快的走了过去,“可是,我们在京城医院治疗的时候,主治医生说过,中医疗法很有效果的!”

    “那你去找你的主治医师啊,你找我做什么。”

    应学真的脸色,忽然就变了,一点也没有和蔼慈祥的气息。

    而且,他还伸手推了云亦烟一下,加快脚步,进了屋。

    留下他们站在院子里,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云亦烟失落失望到了极点,“这么有名的老中医,都束手无策么。”


 

    聂铭说道:“不,他都没问询,只是看了几眼,听你说完,就直接说他没办法治。我想,他是不想治。”

    “不想治?是因为把握不够,怕坏了他的名声和招牌吗?”

    “不,”聂铭摇头,“这位应医生,不在乎这些,很多来找他看病抓药的人,有些都没给钱,他也不在乎。有些慕名而来,治好了多年的老毛病,出于感激给很多钱,他也收……很奇怪的一个人。”

    云亦烟咬着唇:“那么,来都来了,至少,也要让他好好的望闻问切一番,给几句话吧。”

    她想的是,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打发了。

    千里迢迢的赶来,不是为了吃闭门羹的。

    霍景尧正想要说什么,云亦烟看透了他的心思,抢在他之前说道:“你不要说任何丧气或者打退堂鼓的话啊……反正,我在哪你就在哪,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跟着配合就好了。”

    “……好。”

    聂铭皱了皱眉:“我去周围转转,看看附件的居民,会不会了解他的一些习惯性情,什么的。”

    他也不希望,自己火急火燎的打电话告诉云亦烟这个消息,最后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聂铭一走,霍景尧推动轮椅上前,握着云亦烟的手。

    他低声说道:“按照许医生的说法,只要我积极配合,他能够帮我从死神手里,争取到一定的时间。亦烟,我还能陪你很久的。”

    “我想你陪我更久,一直到头发花白,牙齿掉落,老眼昏花!”

    “我会努力的。”

    云亦烟突然不争气的想哭,眼眶有些泛红了。

    她吸了吸鼻子,强忍住这种感觉:“我再去找应医生。”

    霍景尧还没来得及阻止她,正好,应学真又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老旧的中药罐。

    见他们还在,应学真有些不耐烦:“都说了,你这种病,要去大医院治疗,要做各种检查化验,哪里是我一个老头子,用眼睛看看,吃几幅中药就要能好的……怎么还在这里不走呢?”

    “应医生,您是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我想,您也许能够提供不一样的治疗思路。”云亦烟说,“我这里有检查结果,还有……”

    “我不看,我也看不懂。”应学真说,“你们要在这里耗着,那就耗吧。”

    云亦烟也不放弃:“应医生,到底要怎么样,您才肯帮忙治疗……您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应学真只是挥了挥手,语气极其的不耐烦:“我治不了!”

    “那我今天就不走了!”

    “你愿意待着就待着吧。”

    应学真没当回事,只想着,他们会知难而退的。

    他又在折腾草药,这里翻翻,那里闻闻,基本上没停下来过。

    云亦烟就像是小尾巴一样,一直跟着他。

    有时候,应学真烦了,就会说一句:“你跟着我也没有用啊。”

    “我是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你的。”

    “你都不认识草药,三七和田七都分不清,要你做什么?”

    “我不认识三七,也不认识田七,可是,我有力气啊。”

    应学真嗤了一声:“城里来的人,就是嘴皮子利索。”

    云亦烟说:“我小时候也生活在乡下。”

   霍景尧看着这一幕,心如刀割。

    他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女人,这个时候,要在别人面前如此卑微,讨好顺从……

    他宁愿不治!

    可是,霍景尧又非常清楚,他阻止不了云亦烟,这是她一定要为他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