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少妇借种的娇吟 宾馆玩3p

 哎,算了,前尘往事,生老病死,这种事情都是天注定的。

    人,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谁能够跟老天爷抢人呢。

    霍景尧淡淡说道;“就当给您做一顿饭吃。您这个年纪,也是颐养天年的长辈了。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尽一点微薄之力,也不算什么。”

    “哟,”聂铭正好被柴火烧起的烟,熏得眼睛疼,出来透气,就听到霍景尧这一番话,“堂堂霍总,这话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两个人自从见面,气场就不太合。

    略显得十分微妙。

    但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保持表面上的平和就好了。

    霍景尧瞥了他一眼:“实话实说罢了。还要劳烦聂先生,洗手作羹汤了。”

    “做饭对我来说,都已经成为我人生里的一部分了。”聂铭笑道,“亦烟,是吧,你可是吃过最多次,我做的饭的人。”

    云亦烟呵呵一笑:“是,是啊……”

    她一边心虚的应着,一边去看霍景尧的表情。

    霍景尧倒是面色如常,没有什么异样。

    云亦烟的心,稍微往下落了落。

    聂铭把她的这个细微反应看在眼里,没说什么。

    这就是他和霍景尧,在云亦烟心里的区别。

    她会那么的在意霍景尧的感受,怕他不高兴,怕他吃醋,怕他误会。

    虽然,云亦烟也会在意聂铭的感受,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呛得不行,”聂铭转身又走进了厨房,“我继续去炒菜了。”

    没过一会儿,香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

    应学真看着这几个年轻人折腾,也没说什么。

    他这个年纪,晚辈做什么他都受得起。

    “哇,好香啊。”应辉跑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空篮子,“爷爷,今天中午吃什么啊?这几位叔叔阿姨,也会在我们家吃饭吗?”

    说着,他还主动的打招呼。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应辉。之前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你们了,但是要去卖蘑菇,没来得及打招呼,抱歉啊,你们不要在意。”

    霍景尧抬起头来,看着应辉,倒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他问:“你蘑菇卖完了?”

    “卖完了。”应辉得意洋洋的晃了晃手里的空篮子,“一共三十朵,卖了三十块钱。”

    应学真一脸惊讶:“你还真卖出去了?谁买的?你有没有告诉别人,那是不能吃的,吃了会中毒的?”

    “当然啊,我是去做生意的,又不是去害人的。”

    霍景尧问道:“你怎么卖的?”

    应辉说道:“我本来是打算一路卖,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当个玩具观赏观赏。正好我路过一个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有老师带着小朋友上科学自然课,正好上的是认识大自然。”

    “你就卖给老师了?”

    “对啊。”应辉点点头,“从小就用实实在在的毒蘑菇告诉他们,颜色鲜艳的蘑菇不能吃。我又赚了钱,他们又学到了知识,这不是一举两得嘛。”

    应学真听完,顺手就抄起旁边的扫把。

    “你这个鬼崽子,站住!别跑!一肚子的歪门邪道,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哎哎哎,爷爷,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也没有闯祸捣乱,你打我做什么啊……爷爷!”

    九十多岁的应学真,追着应辉满院子跑。

    应学真肯定是追不上的,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停下了脚步。


 

    应辉躲到了霍景尧的轮椅背后。

    “有些蘑菇,是碰一下都会中毒,或者毒素残留在你的手上,你摸摸鼻子,揉揉眼睛,就会中毒!你懂不懂!”

    “爷爷,”应辉回答,“我戴了手套的。”

    应学真又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说说,你们看看,”应学真指着他,“就他这顽皮的样儿,我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应辉不甘示弱:“叔叔阿姨,你们说,我做错了吗?”

    云亦烟只是笑。

    她觉得这对祖孙的相处方式,挺好玩的。

    有趣。

    “应医生,”云亦烟说,“您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孙子,是福气啊。”

    “少拍马屁,本来我能长命百岁的,有了他,我只能活九十九了!”

    霍景尧微微侧头:“如果再有下次,你还会去采毒蘑菇,当观赏物卖给别人吗?”

    “不会客。”应辉说。

    “为什么?”

    “因为我这一次,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啊。”应辉撇撇嘴,“不是每次都有这样的好运气,恰好碰见老师全买了的。我要是一朵一朵的卖,卖到明年都卖不完。”

    “你看得很透彻。”

    应辉骄傲的昂起了头颅:“当然了,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

    霍景尧伸手,拍了拍他的头:“你完全符合一个商界人的行为标准。是个好苗子。”

    云亦烟在一边洗菜,听到了这句话。

    “怎么的,”她问,“霍景尧,你是来收徒弟了?”

    “应辉这孩子,未来可期。”

    “那你培养培养,说不定以后,他就是傅氏集团的一把手。”

    霍景尧笑笑。

    应辉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他好奇心很旺盛。

    “叔叔,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京城。”

    “哇,首都!”应辉惊喜的说道,“那里肯定很漂亮,很繁华,房子很高,到处都是汽车商场吧!”

    霍景尧点头:“嗯,是的。”

    “京城跟我们这里,完全是两个世界,可惜,我只在书本和电视里看到过。”

 说着说着,应辉有些失落。

    霍景尧问道:“你想去京城吗?”

    “想!这是我的愿望!”

    “可以实现的。我可以带你去京城玩一段时间。”

    应辉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下来。

    “我爷爷不会同意的。而且,就算他同意,我也不会去。我走了,他一个人,谁照顾他啊。”应辉说,“他这么大年纪了,身边没个人不行的。”

    “你很有孝心。”

    “这是每个人都要有的基本素质。”

    霍景尧看着老旧斑驳的砖房,问道;“你爸妈呢?”

    “离婚了,两个人都不管我,是爷爷一手把我带大的。”

    霍景尧正要说什么,应辉马上打断他;“别同情我啊,我不要同情。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爷爷,我一点都不可怜。”

    “是,你非常棒而且很优秀。”霍景尧说,“你去搬桌子拿椅子,洗手,准备吃饭。”

    “好嘞!”

    应辉手脚麻利,很快就支好桌椅,又跑去厨房里帮忙端菜。

    一道接着一道的菜,端上了桌。

    “吃饭了,应医生,”云亦烟一边摆好筷子,一边说道,“应辉都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