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任他驰骋索取 熟女用嘴帮你打出来

    应学真坐在了主位上。

    聂铭的厨艺自然是没得说。

    应辉不停的扒饭,称赞道:“好吃,太好吃了……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鱼,还能做出这样的味道,绝了!”

    “好吃就多吃点,慢点,别噎着了。”

    聂铭顺势给应辉舀了一碗汤。

    虽然应学真对应辉的言语里,满满的都是嫌弃,但不难看出,他非常的疼爱这个孙子。

    “敬您一杯。”聂铭倒了酒,端起来,“叨扰您一天,实在是不好意思。”

    应学真举了举杯。

    整个午饭,气氛还算融洽,谁也别说治病看病的事情,随便闲聊两句,又有应辉这个对京城大都市充满强烈好奇心的人在,基本没怎么冷场。

    吃完饭,应学真把筷子一放:“小辉,去洗碗。”

    “好的爷爷,交给我吧!”

    支走了应辉,应学真的脸色慢慢严肃起来:“从你们的穿着打扮上来看,我就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非富即贵。京城是大城市,你们过多的在小辉面前提起,只会让他的心,蠢蠢欲动,更不安分。”

    霍景尧回答:“应辉可以有去京城的机会。”

    “怎么说?”

    霍景尧开始发挥了他的商人本色。

    “我完全可以资助应辉去京城上学,并且培养他。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脑子灵活转得快,不认死理,但是又富有同情心,善良明事理。去到更大的地方,那里才有更广阔的舞台。”

    应学真眉头一皱:“我就这么一个孙子了,你还要把他给带走?那我这把老骨头,哪天死透了都没人发现。”

    “您跟我们一起回京城。”霍景尧说,“我的主治医生,非常想要和您见上一面,聊聊关于医学方面的问题。”

    应学真不说话了,神色严肃。

    霍景尧则继续说了下去——

    “请应老您完全的信任我,我不是坏人,也不是骗子,我只是一个想要找您求医的人。恰好,我又有些能力和资源。”

    “待在这里算是委屈您了,您这个年纪了,颐养天年,不考虑未来以后,但是,应辉的人生才开始,您该为他着想。留在这里,还是去到京城,哪个对他最好,我相信您心里也清楚。”

    “您去京城,加入我的主治医生团队。应辉在京城上学,您们爷孙也在同一个地方。”

    “我说到做到,如果您不放心,我们甚至可以签合同,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

    霍景尧说完之后,四周一片寂静。

    应学真双手撑在桌面上,紧锁着眉头。

    半晌,他缓缓开口:“你开出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但是,年轻人,你不懂我的想法。”


 

    “我是不懂,应医生,您有什么顾虑,大可以说出来。人多力量大,也许,我能够帮你们解决。”

    “这个村子里,只有我这么一个赤脚老中医。”应学真叹了口气,“我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有应辉的前程,一走了之,他们呢,怎么办?以后病了痛了,要是镇上看。镇里离我们这,有几十里山路。”

    “小病小痛的,还可以撑一下。这要是突发什么情况,几十里路啊,哪里来得及。救人就是要争分夺秒的。”

    应学真又连连叹气:“乡里乡亲的,都挺照顾我们的。应辉时不时闯祸,大家都没说什么。”

    霍景尧笑了。

    “你笑什么?”应学真说,“这都是实实在在的难处,怎么解决?”

    “聂铭。”霍景尧看向他,“这就涉及到你的工作领域了。”

    聂铭一笑:“应医生,我像你介绍一下,我的工作。”

    云亦烟举了举手:“还有我。”

    “这么说起来……”霍景尧拖长声音,“应该也要加上我。”

    应学真一头雾水。

    聂铭详细的给应学真科普了一下,他目前所从事的公益事业,以及,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实地调研,以便更好更高效的开展公益项目。

    “这是我的搭档,”聂铭指着云亦烟,然后,他的手指一动,指向霍景尧,“这……算得上是我们公益的慈善家。他一出手,都是千万起跳的。”

    应学真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聂铭笑笑:“所以,应医生,你的顾虑完全可以解决。我们可以在附近,所有没有医务室的村子里,修建一座卫生所,招聘有执业资质的医生,解决乡亲们看病难的问题。”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应学真又问:“你们有这么大的本事?”

    “肯定不是说建就能建,需要时间。不过,我会优先安排您们村。”聂铭回答,“我们也需要去走很多流程。但,只要我们答应了您,就一定会做到的。”

    应学真久久没有说话。

    他知道这几个人不普通,但他们的能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要是十里八村的,每个村子里都能够有医务室,有正规的医生,那是一件多么功德无量的事情啊。

  “其实,”云亦烟出声,“我来这里之前,还在跟霍景尧聊,成立一个帮扶渐冻症患者的公益治疗项目。帮助不幸患了这些罕见病的人……度过难过,献出一点绵薄之力。”

    应学真的眼眶,慢慢湿润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要是早点……早点遇见你们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聂铭递上纸巾:“我也打听过,您的爱人,就是因为这个病走的。”

    “是。”应学真擦了擦眼角,“说起来,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我很理解您的难受,”云亦烟说,“现在我的爱人,也患上了这种病。我到处寻找着治疗方案,不管有没有用,不管多难,我都愿意去试一试。您……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

    “这种病,得了,就是等死了。”应学真迟疑了一下,“我说话比较直接,你不要介意。你的主治医师,没有跟你聊过吗?”

    云亦烟的眼神,在这个时候变得非常的坚定。

    她看着应学真:“恰恰相反。许医生非常有信心,他目前正在钻研新的治疗方法,而且极其的推荐中医。正是因为他,我们才有充分的信心,来这里找到你。”

    “你说……主治医师他有把握?”

    “嗯!”云亦烟用力的点头,“因为我爱人的年龄、身体素质各个方面,都是非常有利于治疗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舍得砸钱,也砸得起钱。”

    应辉在厨房里洗碗,时不时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