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你在我身上卖力的样子 调教校花性奴生活

   他无法连贯成一句话,所以听不太真切。

    等他洗完碗,想要凑过去听个热闹的时候,却又被应学真派了新的活儿。

    不是扫地就是去晒草药,总之就是不让他靠近。

    尝试了几次,应辉也就放弃了。

    一直到夕阳西下,风吹在身上都有些凉意的时候,这一番情真意切的“座谈”,才算是结束。

    “让我考虑考虑吧。”应学真说,“明天一早,我给你们答复。”

    云亦烟一口答应:“好。”

    她看到了希望,毕竟应医生不再是完全拒绝的态度。

    而且,他们也都在尽最大的努力。

    那句话说的好,尽人事,听天命。

    应辉见他们谈完了,终于可以凑过来了。

    可是看见他们要走,应辉有些失落:“你们要离开了啊?”

    “没呢,”云亦烟笑道,“明天再来。”

    “真的?”

    “真的。”

    应辉问道:“那明天……这个叔叔还会做饭吗?”

    聂铭无奈了:“看来,我到哪里都摆脱不了做饭这个岗位了。”

    “是因为太好吃了。”应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关系没关系,你当我没说就行。”

    应学真说道:“送送他们吧,小辉。”

    “好的爷爷。”

    应学真看着一行人走出大门。

    应辉很喜欢他们,他看得出来。

    外面的大世界,对年轻人,何尝不是具有吸引力。

    就像,刚才云亦烟说的那样,她也曾经为了孩子,放弃悠闲自在,无忧无虑的田野生活,回到了京城。

    应学真这把年纪,在哪里都一样了,但是,对应辉来说,就是改变一生命运的区别。

    “叔叔阿姨,再见。”应辉送他们到停车的地方,“明天等你们哦。”

    聂铭拍了拍他的头:“回去吧,好好陪陪你爷爷。另外,不要再去采毒蘑菇。”

    应辉不好意思的笑笑。

    车子行驶在村道上,速度比较缓慢。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沉默,只是随口聊几句天。

    好在路程也不远,半个小时就到了宿舍。

    聂铭还是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去往了对面他自己的宿舍。

    云亦烟没有进屋,而是站在门口,看着他渐行渐远。

    “他就一个人这么待在这里。”云亦烟轻声道,“说实话,我还挺心疼他的。不知道他的心里,还能不能再走进另外一个人。”

    “心疼?”

    “是啊,你应该懂。”

    霍景尧“嗯”了一声。

    他肯定比谁都希望,聂铭能够早点遇到那个人。


 

    不然的话,他心里都不怎么踏实。

    虽然知道聂铭不会跟他抢云亦烟,但是,男人嘛,总是有那么一点小醋意和小在意在里面的。

    而且,聂铭一个人,确实是太孤单了。

    只要尝试过两个人的生活,那么,就不会再想回到一个人的世界里。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睡不着。”云亦烟转身看着他,“霍先生,要不要……去干点别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

    “你愿不愿意嘛。”

    霍景尧回答道:“陪你,自然是去哪里都愿意。”

    云亦烟眨眨眼:“走!”

    十分钟后,屋顶。

    云亦烟抱着满满的零食,还拿了两罐啤酒。

    “诺,拉开,我手没劲儿。”

    霍景尧照做了。

    “干杯。”她又和他碰杯,“为我们今天的进步!”

    霍景尧看见她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事情还没有成功,你在这里庆祝什么?”

    “我刚刚说了呀,庆祝进步。”

    “我以为,留到明天也不迟。”

    “明天,再庆祝成功。”云亦烟说,“你也觉得,应医生会答应我们,是吗?”

    “嗯。”霍景尧点头,“他已经完全动心了。我们把他的后顾之忧,完全给解决,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这就叫,人多力量大。而且,有应辉在,他不得不为这个唯一的孙子做考虑。”

    说到这里,云亦烟吐了吐舌头:“怎么感觉,我们好像有一种,在给应医生挖坑的感觉。”

    “错了。”霍景尧纠正她,“这叫共赢。我们得到了我们想到的,他也会得到他想要的。何况,我看应辉那孩子,真的是一个好苗子。”

    云亦烟哈哈大笑:“那么,傅君临要感谢你,这么早就替他培养好了,傅氏集团未来的栋梁之才。”

    “亦烟,我们不年轻了。”他望向她,眼睛在黑夜里,透着不同寻常的光亮,“再过十来年,就该是退休的时候了。而那时,应辉也好,傅胜安也罢,甚至是承知,都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年纪了。”

“喂,”云亦烟嘟着嘴,“突然说得这么伤感做什么啊。”

    “事实而已。”

    等孩子们都长大,他们也都老了。

    这个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

    霍景尧想,那时,如果他还在,他要陪着云亦烟,去到任何她想要去的地方,看遍世界的美景,也能够陪她在家里,安享晚年。

    这一切的前提,是如果。

    如果他还在的话。

    “年轻的时候,很害怕变老。”云亦烟站在他身边,仰望着星空,“但其实,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反而,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把丰富多彩的世界,留给孩子们,这不是挺好的吗。”

    “嗯,不过,我从来不求,承知能够有多么大多么傲人的成就。我希望他,平安健康,开心圆满。”

    “我也是。以前年轻气盛的时候觉得,平凡多么的庸俗。现在倒是觉得,一个人能够平凡一辈子,其实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霍景尧看着她:“不用太过担心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轨迹,承知也会有属于他的人生。”

    “嗯,只是做父母的,不可避免的会为他担心。”

    “少喝点。”他的手指摁在她的手臂上,“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亦烟回答:“偶尔喝点嘛。”

    霍景尧却不由分说,直接夺了过来。

    她靠在屋顶的栏杆上,身后是浩瀚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