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早就想在公司里跟你做一次 双性美人被糟蹋

   “霍景尧。”云亦烟问,“我不在的这些年里,你会借酒浇愁吗?”

    “会,但是很少。”

    “这么克制?”

    霍景尧淡笑道;“因为身体不允许,工作也不允许。我要是喝得烂醉如泥,日日夜夜都买醉,那就该成为全京城的笑话了。”

    “也是,你这么爱面子的人,就算天塌下来了,表面上也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

    “亦烟,”他说,“我这辈子,天只塌下来过一次,那就是和你离婚的时候。但是现在,你回来了,我的天又重新亮起来了。”

    云亦烟笑道:“难道不是你确诊的时候,才觉得天塌下来了吗?”

    “那时我想的,不是自己的病会到什么地步,而是,没有了我,你该怎么办。”

    “讨厌。”她鼻子一酸,“好端端的,突然煽情干什么。”

    “我只是实……”

    “好啦。”云亦烟打断他的话,“看星星,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不许说这些。”

    霍景尧伸手一拉,直接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着。

    他问:“你对明天……有信心吗?”

    “百分之九十。”

    霍景尧诧异的挑眉:“这么高?”

    “如今我也为人母,站在长辈的角度,为了应辉,应医生也会答应的。”云亦烟回答,“何况,他的后顾之忧,我们都可以解决。”

    “他脾气很古怪。”

    “有点本事的人,都有点脾气嘛,正常。”她往他怀里缩了缩,“就像你一样。”

    霍景尧失笑:“你的意思是说,我脾气很古怪?”

    “还好。”云亦烟歪头想了想,“不过,在不怎么接触你的人眼里,还知道把你形容成什么妖魔鬼怪呢。”

    “都不接触的人,在意他们怎么想做什么?”霍景尧说,“你不觉得我古怪就好了。”

    “古怪啊。”云亦烟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我那时候倒追你,那么喜欢你,你是怎么了,眼瞎么,居然拒绝我,还看见我就躲。”

    他点头认了:“是啊。眼瞎。还好,最后你还是我的。”

    她笑着亲了他一下。

    两个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对面二楼的窗户后面,聂铭静静的站在那里。

    几分钟后,聂铭拉上窗帘。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第二天。

    车子在昨天的地方,停下。

    应辉早早的就在等候着了,看见他们陆续下车,高兴得不行:“叔叔阿姨!你们来啦!等好久了!”

    云亦烟看见他,问道:“你在这里迎接我们?”

    “是啊。”应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爷爷说,昨天你们来,茶都没有喝上一杯。今天得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不然还显得我们不会待客。”

    “没关系的,不用客气。”

    一路说说笑笑,一行人又来到了老旧的砖房前。


 

    “叔叔阿姨你们坐,我去泡茶!”应辉搬出来椅子,同时又喊道,“爷爷,他们来啦!”

    应学真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

    比起昨天的随意,今天,应学真穿得格外正式。

    中山装,黑色的老皮鞋,头发也梳了起来,整整齐齐,十分庄重的感觉。

    见状,聂铭和云亦烟都站了起来:“应医生。”

    “坐,坐,”应学真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这一身,还可以吧?”

    聂铭回答:“相当可以,一下子年轻了。”

    “你这夸得太不走心了,”应学真笑道,“我这把年纪,就算年轻十岁,那也是八十多,还不是头发花白,牙齿都掉光了。”

    云亦烟说:“您不管穿什么,这白胡子一捋,特别洋气。”

    应学真笑得合不拢嘴。

    应辉开始端茶,又洗了水果,拿来瓜子糖果。

    这是这边待客的最高礼仪了。

    霍景尧问道:“应医生,昨天的事情……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明知故问。”应学真说,“我要是没答应,还打扮得这么隆重做什么。这身衣服,我都好多年没穿了。没想到今天一试,还很合身。”

    云亦烟露出惊喜的神色。

    应医生答应了!

    有了这位九十多的老中医加盟,她觉得离治愈的那一天,又近了一步!

    霍景尧微微一笑:“许诺过您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做到。”

    “其实,你们知道,打动我的那一句话,是什么吗?”

    云亦烟认真的望着他:“您请说。”

    应学真的眼里,有着点点的泪光——

    “我的老伴,就是得这个病走的。我当了几十年的医生,治好了无数的人,可是却治不好我的妻子。我眼睁睁的看着她遭受这个病的折磨,却无能为力。”

    “医院说,没救了,接回去好吃好喝的时候,我和医生对骂起来。我骂他们无能,不中用。可是,我用尽毕生本领,也没有用。”

“昨天你们说,京城医院的医生,对这个病很有信心,如果我加入的话,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

    “我想,就试试吧。试一试,还有希望。不试一下的话,就永远没有希望。要是攻克了这个病,那以后,不幸得了这个病的人,治愈的希望就又多了。”

    “医者仁心,总是希望能够救治更多的人。”

    应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应学真的身边。

    “小辉啊。”应学真拉着他,“今天早上,我跟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记得,爷爷。”

    “我知道你想去大城市,我也不可能永远让你留在这里。”应学真说,“希望这一次,也许可能改变你的命运。”

    说完,他又看向霍景尧,欲言又止。

    霍景尧却看透了他的想法,出声道:“应医生,我知道你的担心。请放心,就算我的病,到最后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我答应过的所有事,依然还是会兑现的。”

    “如果没有贡献出什么力量……我,受之有愧啊。”

    “应辉是个不可多得的聪明人,他这个年纪,要好好的教育,引上正道。”

    应学真回答:“我这辈子,只会治病救人,我也担心小辉会误入歧途。我把他啊,就交给你了。”

    “嗯,”霍景尧应道,“我也把自己,交给你了。”

    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气氛逐渐变得轻松。

    “你们出发,前往京城吧。”聂铭说,“昨天晚上,我就已经订好票了。”

    应学真指了指他:“你啊……就吃定我了是不是。我发现了,你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呐。”

    “在霍总面前,哪里敢说自己厉害。”聂铭笑笑,“我就是厨艺还行,能做几道好菜。”

    云亦烟看着他:“聂铭,你……不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