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塞几颗樱桃就陪你几次 不,不可以太快了

    “我还要待一段时间。”

    “多久?”

    聂铭回答:“不确定。”

    “好吧。”云亦烟知道劝不了他,“什么时候回来,跟我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

    “放心吧,我在这里待得挺好的。现在又多了一项任务,建许多所医疗室,我得忙起来了。”

    “我在京城那边,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你。”

    聂铭“嗯”了一声:“回吧。”

    京城,夜幕降临。

    飞机落地。

    霍父霍母牵着云承知,站在出口,耐心的等待着。

    云承知更是眼睛都不眨,生怕错过了爸爸和妈咪的身影。

    终于,他跳了起来,兴奋的指着:“看,妈咪!我妈咪回来啦!”

    云承知挣脱爷爷奶奶的手,朝着云亦烟飞奔而去。

    “承知!”云亦烟看见他,想念也如潮水般涌来,“妈咪好想你啊。”

    “我也想你!”

    云亦烟弯腰抱起他,吧唧吧唧的亲了好几口。

    霍父走到应学真面前:“应医生,您好,请上车吧,这边请。”

    应辉则乖乖的跟在应学真身后,提行李,开车门,手脚麻利。

    回京城之前,霍景尧给霍父通了电话,说他请回来一位老中医,也许会对他的腿有帮助。

    所以,整个霍家对应学真都是极其的尊敬。

    霍母更是安排好了住处和专门服侍的佣人。

    要是霍景尧的腿能够好起来的话,霍家不管做什么,不管花多少钱,都心甘情愿啊。

    应辉坐在车里,好奇又兴奋的东张西望。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京城。

    十岁的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来,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京城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

    “回来了。”霍景尧的手,轻轻的搭在云亦烟的手背上,“带回来一份希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云亦烟望着他,“我也坚信,你会一直陪着我的。”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陪你到底。”

    两个人,相视一笑。

    应学真在霍家老宅住了下来,每天白天待在医院里,一忙起来,深夜才回家。

    而应辉被安排进了傅胜安所就读的学校。

    因为初来乍到,应辉不怎么适应,学习成绩也有些跟不上,云亦烟特意给他请了家教老师补习功课。

    如霍景尧所说的那样,应辉头脑灵活聪明,又努力用功,没多久成绩就直线上升。

    虽然不说有多优秀,年级前几,但应辉的进步,得到了老师和应学真的大力表扬。


 

    孙子成绩好,应学真在医院里也更有干劲儿。

    霍景尧去医院的频率,也慢慢变得频繁。

    半年后。

    霍景尧能够脱离轮椅,依靠拐杖,慢慢的走路了。

    他的其他身体指标,也在慢慢的恢复。

    一年后。

    霍景尧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自主走路,只是一些剧烈的运动,他不能参与。

    三年后。

    霍景尧彻底康复。

    京城医院,举办了一场学术发布会。

    许医生的团队都出席了,带着所有的研究成果和资料。

    只是应学真年纪大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种长时间的发布会,他无法久坐,所以缺席了。

    霍景尧完全配合医院的发布会,甚至发布会的场地都是他出资赞助的。

    云亦烟坐在台下的角落里,嘴角边挂着静静的笑意,温柔的注视着台上的人。

    等许医生的团队,发表了一系列的演讲和报告之后,才轮到霍景尧上台。

    他一身笔挺西装,迈着稳健的步伐,在无数的镜头和注视里,站在话筒前。

    霍景尧往下扫视了一圈,轻而易举的就发现了,坐在人群里的云亦烟。

    他的目光和云亦烟对上。

    云亦烟嘟了嘟嘴,她还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呢,怎么霍景尧一上台,一眼就看到她了。

    没意思。

    每次都这样,他总是能够在人群里,最快的认出她。

    “大家好,各位媒体记者,各位医生专家,”霍景尧磁性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到发布会现场的每一个角落,“我是霍景尧,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例被治愈的渐冻症患者。”

    “从我确诊患上这个病,到今天完全痊愈,我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十年期间,我一直都活在病痛的折磨之中。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十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好的坏的,欢喜的悲伤的,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我当了父亲,有了一位儿子,我的爱人陪伴在我身边,鼓励我,她让我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那一天。”

    “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奇迹。”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十年……用十年,去战胜病魔,去重树信心,去创造一个医学史上的奇迹。

    云亦烟格外用力的鼓掌。

    因为,只有她是亲眼看着,亲身陪伴着霍景尧,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治疗。

    不是每一次的治疗,都有成效的。

    偶尔失败的时候,偶尔病魔卷土重来甚至是加重的时候,那些灰暗的日子,云亦烟都和霍景尧一起挺过来了。

    霍景尧继续说道:“我非常感谢我的治疗团队和我的主治医师。在这里,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爱人。”

    “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撑到现在。也许我还没有被病魔打败,就已经被自己的心魔给击倒。”

    “这十年,前五年我陷入了颓废和等死的状态里,对人生毫无希望。后五年,在她的陪伴和鼓励下,我积极面对,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

    “当然,我还要感谢的,是我的主料团队以及我的主治医生,还有已经九十高龄的应学真医生。没有他们,我今天也不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以鲜活的姿态,面对每一个人。”

    台下的记者,开启了提问模式。

    “请问霍先生,你确诊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霍景尧:“万念俱灰,人生无望。甚至觉得,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死亡。”

    “据悉,霍先生您的病,是直到最近才被公开的,之前一直都是处于隐瞒状态。我想知道,这对您的公司会有什么影响吗?”

    霍景尧:“如今我已经痊愈,不可能会有影响。”

    “我想问的是,霍先生,您的治愈虽然是一个奇迹,但,您是属于特殊个例。首先您家财万贯,支付得起百万千万乃至上亿的治疗费,研究费。可是如果普通人得了这个病,会不会也有治愈的希望呢?”

    霍景尧;“从医学角度回答的话,这应该由许医生来说。从我的角度,我也考虑到了这件事,并且,我也想借由这个发布会,宣布一件事情。”

    台下一阵窃窃私语。

    要宣布什么?

    云亦烟从观众席里站了起来,同时,聂铭也在秘书的陪同下,进入了后台。

    霍景尧望着后台入口。

    当看到云亦烟的时候,他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