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舅舅的巨大  乱伦  小雪  曹莹  黄蓉  性感  保姆

奶头好大,,吃吃舒服小说 床笫之私 爽好爽……夹死我了

  霍景尧还是温柔的注视着她。

    他迈步朝她走来,牵住了她的手,把她带回了台中央。

    “你……”云亦烟试图挣脱,小声问道,“你干嘛,有什么事吗?”

    霍景尧笑了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里这么多人呢,有什么话台下说,回家说,都可以啊。”

    “不,一定要在这里。”

    云亦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站在台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可是她的心里,却一个劲儿的在犯嘀咕——

    霍景尧到底要干嘛?

    就在她满腹疑惑的时候,霍景尧忽然单膝朝着她跪了下来。

    云亦烟立刻惊讶的捂住了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他他他他……他这是干什么!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还有起哄声:“答应他!答应他!”

    这都还没开始呢,霍景尧只是单膝跪地,怎么这些观众这么懂事,这么上道啊。

    “亦烟,”霍景尧一手拿着话筒,一手举着戒指,“为了这一天,我筹备了很久。可以说,为了能够向你求婚,许诺一个未来,我在无数次的治疗时,都凭借着这个念想,挺了过来。”

    治疗的过程,如何艰辛,如何痛苦,霍景尧是亲身经历过的,云亦烟是亲眼看到过的。

    虽然,如今是大功告成,欢庆胜利的时候,但那些苦难的日子,也依然刻在心底里,不曾忘却。

    云亦烟的眼睛里,闪着点点泪光。

    “我一度以为,我不可能再给你一个未来,不能够再陪着你过一生一世。所以我提出离婚,所以我千方百计的推远你。但是,现在,我可以有底气的问你一句,亦烟,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吸了吸鼻子,喉间发涩,眼泪在下一秒,就会忍不住掉落眼眶。

    “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

    霍景尧的眼里满是真诚。

    他爱她。

    他也只爱她。

    确诊的那一天,他以为再也不能够看到她头发花白的模样了,没想到,他迎来了这一天。

    在这一刻,没有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他们在一起。

    霍景尧很紧张,手都在抖。

    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他挑选了好久好久的戒指,肯定是价值不菲,足以配得上她的。

    云亦烟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腕:“霍景尧,你别抖。”

    “我紧张。”他微微叹气,“你还没答应我,亦烟。我的一颗心,现在就被你这样悬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

    台下的起哄声,更大了。

    “嫁给他!”

    “快答应啊!”

    “快点把戒指给她戴上!”

    “喂,你不嫁我就嫁了!”

    云亦烟眨了眨眼,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

    她用力的点点头;“愿意,我愿意。”

    霍景尧激动得立刻把戒指套上了她的无名指。

    云亦烟看着那枚婚戒,象征着幸福和美满。

    霍景尧起身,一把抱住了她。

    台下,每个人都在鼓掌,都在为这份爱情欢呼,感动。

    “亦烟,”霍景尧紧紧的抱着她,“我欠你一场求婚,也欠你一个告白。没有想到,在今天,都补齐了。”

    云亦烟的手搭在他的后背上:“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永远不会分离。”

    “是,是……我爱你,亦烟。”

    “我也爱你。”

    这场求婚,策划已久,圆满成功。


 

    许医生看得也是热泪盈眶。

    这一对,能够走到今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付出比别人多很多的辛苦。

    今天是一场成功的发布会。

    总结的时候,几句话就云淡风轻的概括了整个治疗过程。

    可是,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当药物出现副作用的时候,当治疗时,身体出现排斥反应的时候……霍景尧是怎么凭借着过人的毅力,挺过来的。

    许医生一直都知道,霍景尧的求生意识,非常的薄弱。

    他一度担心,霍景尧会受挫,大失信心。

    没想到,霍景尧的坚韧,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而这份坚韧,是因为有云亦烟在。

    有了软肋的同时,就有了无坚不摧的盔甲。

    发布会现场的每一幕,都通过直播,传达到屏幕前的各位眼里。

    霍家。

    霍父霍母沉默的看着电视。

    霍母已经哭得变成了泪人,但只是不停的擦着眼泪,没有哭出任何声音,死死的压抑着。

    而一向是肃穆威严的霍父,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他们没有想到,霍景尧根本不是什么出了车祸,双腿残疾,而是因为得了渐冻症,导致的下半身失去知觉……

    霍景尧竟然连他们都瞒着,一瞒就是十年!

    如果没有治愈呢?是不是,这个真相,就会一直埋藏着!永远都不会公开!

    “痊愈了就好,就好……”霍母不忍心再看,“亦烟也终于再次成为我们霍家的儿媳了。”

    霍父起身,走到了窗户边,双手背在身后。

    半晌,他说道:“都过去了,一切都会迎来新的开始。”

    傅家别苑。

    “呜呜呜,太感人了,”时乐颜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太不容易了啊。霍景尧终于是痊愈了,亦烟不用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他会离开她了……呜呜呜呜。”

    傅君临只觉得头疼。

   听到她的哭声,他完全是又头疼又心疼。

    “好了。”他说,“这是好事,皆大欢喜的结局,你至于哭成这样吗?”

    “我感动啊!我激动啊!我就是要哭啊!”

    “等下胜安和云歌看见了,还以为我是在欺负你。”

    时乐颜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那我就是想哭骂,我控制不住,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哭不哭了。”傅君临叹了口气,把她拥入怀中,“你应该想着,怎么痛宰霍景尧一顿,或者让云亦烟请客。”

    “这是肯定的啊,还用得着你说。”

    傅君临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晚上大家一起聚聚。这是好事,一定会好好庆祝。”

    “呜呜呜呜好,”时乐颜点点头,“我太开心了呜呜呜……”

    傅君临一个头两个大。

    京城一品。

    云承知看着屏幕里,他爸和他妈紧紧相拥。

    旁边,应辉也在盯着屏幕里。

    好一会儿,应辉问道:“好家伙,霍叔叔和云阿姨,根本还没结婚呢!”

    “瞎说什么,结婚了!”

    “那都结婚了,还求婚做什么?”

    云承知被噎住,想了半天,回答;“之前结过婚的,后来又离了。现在,现在又重新在一起了呗。”

    “精彩,大戏。”应辉鼓了鼓掌,“回头我得好好盘盘。”

    “盘什么?”

    应辉说道:“盘两个人的感情经历啊。”

    “切。”云承知说,“我爸和我妈感情好得很。不然,怎么可能会离婚又再结婚。”

    “哎,”应辉凑了过来,撞了撞他的肩膀,“霍叔叔和阿姨感情这么好,应该还会再给你生一个弟弟妹妹什么的吧。”

    云承知一愣。

    他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有个弟弟妹妹多好啊。”应辉说,“你看看傅胜安,我可羡慕他了。我要是有一个那么可爱漂亮的妹妹,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云承知扭头看着他;“你确定,傅胜安觉得傅云歌可爱又漂亮吗?”

    “咳咳咳……那是傅胜安身在福中不知福。”